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 > 教学时讯> 正文

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小剧场"变身"生活实验室

www.jyb.cn 2015年10月2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师报

  这是一所宋氏三姐妹曾经就读过的学校,时间赋予她岁月静好的古典气质,也奠定了她培养“女性领导力”的先锋力量。“千禧后”的学生们得此馨香,绽放成舞台上的艳光四射。当你追问那些频频受邀参加社会戏剧演出的学生成长的关键时,她们不会忘了高中阶段教育剧场课程的训练,更不会忘了那所哺育她们梦想的学校——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

  教育剧场课程是一门情感体验课程,学生在其中与自己、与他人、与社会连接,经过不断反思、思辨、交流,成长为具备完整心智的人。

  “这里有一些图片,用群体抽象动作表现你们从画面中感受到的情绪”,教师杨黎兰光着脚站在教室的一侧播放图片,此时舒缓而有节奏的音乐响起。

  这间小剧场教室在一栋有着90年历史的美式洋楼的一层,房间里有老式的壁炉和暗红色的厚重窗帘。建筑本身就能讲出古老的故事。

  教室内,学生以小组为单位散坐在地板上,注视着幻灯片。梵高的《鸢尾花》、毕加索的《格尔尼卡》、草间弥生的《波点》、墨迹、点与线……当7张图片展示在学生们的眼前,女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跃跃欲试的兴奋。

  她们开始讨论,并尝试着编排模拟动作,“翻译”从画面中读出来的情绪和情感。有的组员像小鸭子一样列队前行;有的组员像大雁一样一字排开,忽闪着打开的双臂;有的组员站在椅子上,上身倾斜,双手搭在另一个女孩的肩上。她们用这样的动作诠释四处弥散形成不同状态的墨点;表达毕加索笔下战争带来的被奴役的窒息感……

  这是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的教育剧场课程的场景片段。与戏剧教育课程不同,教育剧场课程并非注重培养学生的戏剧表演专业素养,而是通过课程这一管道,让学生表达自己、理解他人。

  教育剧场课程是一门文科综合课程,基本内涵是将戏剧元素融入教育过程中,在教学尤其是语文教学中应用戏剧元素的各种功能,促进学生的思辨和交流。

  由于女中的特殊性,这门课程还能够让女孩子在扮演男性角色的过程中,体会异性的特点。

  然而,教育剧场课程不应是女子学校的专属课程。校长徐永初认为,情感态度价值观不是教师教出来的,是学生基于真实的社会感受,在情境中逐渐形成的。学生可以在教育剧场课程中连接自我与世界,培养合作能力、信息处理能力、主动学习能力,成为一个可以独立思考、有独到见解的人。

  发现真实的自己

  我是一个全身长刺的仙人掌。

  没有人愿意用手碰触我,

  也没有人注意到我内心的柔软。

  他们说我坚强,

  因为我没有玫瑰和百合的娇嫩,

  在沙漠中依旧笑得灿烂。

  但没有人赞美我的美丽,

  没有人发现我笑容背后的隐藏。

  这是一位高一学生关于自我的文字肖像。高一新生踏入全新的学习环境,内心的忐忑不安会让她们隐藏起真实的自我。因此,教育剧场课程的教学就从帮助学生打开身心、认识自我开始。

  学生在摆脱束缚之后,思维是自由的,通过借助某一个物象,道出内心深处的孤独、不安、迷茫。她们并不缺乏对人生的思考,但在心灵深处渴望被关注、被认同、被理解。

  在这个阶段,教师在教学中要鼓励学生的文字作业和舞台上的表现,帮助学生在舞台上树立自信,从而敢于舒展肢体、敢于表达内心。同时,教师也会有意识地关注并指导性地评价学生的创意能力。“我们认为,真诚地面对自己、在众人面前大胆地表达自己,这是一切的基础。”杨黎兰告诉记者。

  在此基础上,教师借用戏剧定格教学引导学生进行自我以外的思考。围绕“一家人”这个主题创设情景,学生分为若干小组,每个小组5-6人,共同合作。学生需要创设含有戏剧冲突的定格画面,将人物置于两难的真实选择中。比如学生自己创设的情景:家里有学生即将参加高考,是否应该把患老年痴呆的奶奶送去养老院?被边缘化的“学霸”要不要想办法融入集体?是否能够因为自己的不安全感,劝阻父母不要出国工作?在教育剧场课程中,学生利用定格方法创作的作品,在角色扮演中涉及同学、教师、家长、邻居等,揭示出复杂而真实的关系,其中不乏值得教育者甚至社会给予关注和反思的作品。

  编演小品、短剧的过程,不仅是创作过程,也是反思社会的过程。“学生的思维一旦在剧场中被激活,便可以自觉地想要尝试更有意义的作品。”杨黎兰举了两个例子。当日本地震引发核泄漏危机后,学生在教育剧场课程中梳理自己的想法,并用短剧的方式呈现她们对“国人抢盐”现象的思考;学生从“我爸是李刚”的现象出发,设计“官二代”在面对“独立”和“保送”选择时的彷徨。

  发起学科的融合

  比编演小品、短剧更大的工程是大胆改编文学名著。历史教师郁文革是率先与教育剧场合作的教师,他指导学生们排演了一出话剧——百日维新。

  以康有为、梁启超发起百日维新的历史为雏形,郁文革引导学生理解变革时期的社会背景和不同阶层的人的内在心理,探究变革艰难的原因,整合历史学科,启发学生在戏剧中思考历史学科的具体情境和普遍命题。

  与语文学科相整合的尝试是从改编经典课文《项链》开始的。学生所做的并不是还原原著,而是借助这部小说反思当下,使其成为对传统语文课堂教学的补充和拓展。

  教师将每个班级的学生分为6个小组,每个小组自主选择,既可以从小说情节中摘取充满矛盾冲突的部分进行编演,也可以进一步深入挖掘小说中的某个人物,演绎其内心隐秘的东西。这样,每个班形成6个虚虚实实的戏剧片段。接下来就需要思考,如何建构片段间的逻辑关系,这既考验学生们在课堂上学到的戏剧策略,又考验她们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团队协作能力。

  “教育剧场课程不只是教学生理解剧本,还通过即兴表演提升学生的表达力。与语文课回答教师设问不同,即兴表演是人与人在‘说话’,或根据教师提供的材料发展情境,或学生自己创造情境,都是将学生引入丰富多变的情境展开‘活’的对话。”杨黎兰在参加上海市教研室语文教研工作时提到。

  语文、历史、音乐、形体、社会学……一门教育剧场课程需要多学科素养的支持,在徐永初看来,这门课程的学科性就体现在“跨”字上,是新美育。

  “以往教师上课都会将活动引入教学场景,开场的教学导入用得多,可以调动课堂气氛,但在教学过程中和课程结尾时就忘记了;以往课堂合作学习大多是假合作,学生无法真正产生深度的思维碰撞。通过教育剧场课程,舞台留给了学生,教师作为倾听者,及时给予学生肯定、调整;教师备课不再是死备教材,而是把工夫用在‘备学生’上,学生是最好的教育资源,及时性生成是最好的教学。而此时,教师观念的变化带来的教学影响,就不单单是对教育剧场课程本身,在其他学科的教学上也得了到突破。”徐永初如是说。

  发自内心的感慨

  教师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

  承担教育剧场课程的教师有3人,杨黎兰、徐萍、蔡文琪,很美的上海女人,身上散发着独有的精致、婉约气质。

  杨黎兰上高中的时候是学校戏剧社成员。她微胖、短发,带黑框眼镜,穿休闲装,在课堂上与学生交流就好像是个导演,言谈举止中文艺范儿十足。多年延续下来的兴趣,使杨黎兰成为教育剧场课程的创始人之一。

  徐萍是上海戏剧团的票友,大学期间也参加过话剧社。她身材瘦高,扎着两条麻花辫,指导起学生来犹如演员一般专业。

  蔡文琪是后来加入教育剧场课程执教团队的教师。她做班主任时,发现班上的一个学生性格非常内向、孤僻。为了进一步观察这个学生,蔡文琪就来到了教育剧场课堂。她发现这个学生总是待在角落里,在表演的时候,其他学生表现得越高兴,这个学生哭得就越厉害。经过与杨黎兰的沟通,蔡文琪知道这个学生存在心理问题,也懂得了如何在课堂上帮助这个学生修复童年的创伤。后来,蔡文琪索性就加入了课程执教团队,以便深入了解学生。

  “教育剧场课程就是在某个时刻为参与者打开一扇门,通过这门课程,我们日常看到的世界变得更加广大、丰富、神秘。它带给学生的不仅仅是施展天赋、历练态度的机会,也映照出一个个生命深沉的内在,把师生带到一个独一无二、不能重复的时刻。”杨黎兰发出深深的感慨。

  分管教学工作的王丽也感触深刻,“人生最大的主题是生活,是成为一个心智完整的人。对学校教育来说,什么课程能够帮助学生接近这个目标?只有情感课程。教育剧场课程的定位是社会生活实验室,从情感到心智,关注的是教育本源。透过教育剧场课程,我们看到了教育转化为学生教养、习惯的可能性。”而教师在其中的作用,王丽认为,教师就是组织者和推动者,教指的是教给学生后续发展的热情和兴趣,让学生有能力把兴趣爱好向更宽的方向发展。

  发掘德育的价值

  因为教育剧场课程中的情感特征,课程始终与学校的德育活动紧密结合。学生戏剧作品《我的舞蹈梦》与高一年级德育主题“放飞梦想”有关,是一部与主题班会相结合的作品。作品的主题是要不要坚持自己的梦想,最后呈现的作品引出了一个值得所有学生思考的问题: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放弃自己坚持的理想。

  学生戏剧作品《行乞的母女》反映的是一个社会现象:社会中的弱者得不到帮助。作品呈现出创作者对社会现状的思考。

  有的学生戏剧作品表现出两难的哲学意味:暴君治国,民不聊生。有一天,愤怒的民众抓住了一个能够刺死暴君的机会,但是偏偏此时来犯的敌人兵临城下,如果杀了暴君则无力对抗异族的侵略,但如果不杀暴君,民众还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暴君到底应不应该死?

  杨黎兰认为,学生的眼光比表演的方法更重要。敏锐的眼光让学生发现有价值的东西,让戏剧具有厚度和宽度。通过这些短剧的练习,学生不仅能够发现现实问题,还能够从历史中寻找对现实有意义的内容;不仅能够呈现故事,还能够反思、探讨历史,挖掘永恒的话题,从而引发更深层的叩问。

  教育剧场课程对学生的影响已经触及学生大学专业的选择,许多毕业班学生选择了编剧、导演、表演等课程。高一年级的学生说,每周到了上课时间,大家都很开心,上这样的课会上瘾,心情变得像雪碧摇晃出来的泡沫,膨松而香甜,刺激着味蕾。作为一门在高一年级开设的课程,升入高二年级的学生仍旧怀念曾经的学习时光,出于兴趣,有些学生参加了戏剧社,自编自导自演年度大戏。

  演出年度大戏的舞台是学校的阶梯教室,穹顶、折叠铁边座椅,一派民国的建筑风格。那悬在头顶的美式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宋氏三姐妹、张爱玲等女性代表都曾在这光亮中留下成长的影踪。一样的光,一样的青春,在这方沉淀下荣耀与温度的舞台上,学生继续释放着生命的能量,继续书写着属于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独有的学子文化。(记者 郭瑞 金锐)

    《中国教师报》2015年10月28日第10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