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 > 教学博客> 正文

明月来种树

www.jyb.cn 2014年02月2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师报

  多次梦见院子里种了梅与竹,醒来却发现一轮明月别在窗前,皎洁的月光悄悄地融入室内。立春了,温度似乎还没有什么变化,而我的心里却有淡淡的暖意。这是冬天即将消逝的日子,春天的触觉已然步入大地的胸膛,冰凌上的映像,隐隐约约有绿色的影子在闪烁。

  种树的时节终于到了。可我陷入了沉思,不是种什么好,而是在什么地方种。在城市,乱种树是要罚款的,至少招人骂。种在阳台上吧,不符合植物生长的自然属性。更重要的是,文人种树自有自己的嗜好与选择,有人爱梅,有人喜竹,还有人钟情于桃花。我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审美倾向和精神需求,大凡人间草木或自然生态,我均喜欢,面对它们,常常情不自禁,甚至忘怀。如果一定要说出自己最喜欢什么,应该首推梅树。当然,这不完全是因为梅花积淀了太多的人文内涵,而主要是小时候对梅树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它的果实大约是老家最早成熟的,虽然酸得令人掉牙,可食后还是怀念它。一个村庄,可以少许多树木,但绝对不能少梅,否则对于那些初孕的女子来说就太残忍了。

  如今,这种美好的情境,只存在记忆中了。眼下,老家已经没有一棵梅树了。我生活的城市也少有梅树,更没有梅园。外出偶遇之,必然亲切,胜若亲人。以往,我常到西城看望那棵孤傲的梅。后来,因城市拆迁,那里的建筑和植物都荡然无存。

  城市的日常生活大同小异,风景反而不及乡村,令人视觉疲劳,譬如楼房与花草,东南西北没啥特色。这恰恰让那些当年迫不及待进城的乡下人,怀念起穷苦的乡村生活。所以,怀旧与复古的思绪,此起彼伏,越来越浓烈,并且渗透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令人伤心的是,大量的树木进城,俨然城市的主人,乐不思蜀。我甚至怀疑老家的那几棵梅树是不是也在树贩子的要挟下,进城做了“寓公”。可我的心头,仍然有一点文人的固执:梅花落不尽,明月来种树。这是意境,是画家创造的意境,也是我想追求的。

  人物有缘,总有机巧。这不,我刚从北京归来,疲倦的面容宛若寒霜,但还是习惯性地打开某网站,阅读书画作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清代汤禄名的《明月种树图》。老实说,我是先被这幅画的名称吸引,再去体味画的意境的。我把画中那个扶锄倚树而立的文人当作了自己,只是我没有那般的臃肿,更没有与月光形成绝然对比的黑髯。

  文人喜欢梅花十分自然,在梅花下望月更是风雅韵事。你瞧瞧,虽然天气依然寒冷,但春光在望,梅花着枝;虽然夜空寒气袭人,但他还是仰望苍穹,一轮明月别在西天,清辉映照,云开雾散。那清新的空气与弥漫的清香,让种树的他疲倦尽释,怡然的心情渐渐地舒畅,仿佛月夜里的梅花悄悄地绽放……我被此情此景所陶醉,忘记了劳顿与压抑。

  寒冬即逝,新春来临。我将选择一个风清月白之夜,回到老家,种下一株梅,无论是望梅止渴,还是青梅煮酒,那都是属于自己的世界。(作者包光潜,单位系安徽省池州市杏花村中学)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张贵勇 }

阅读排行

更多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